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十不惑,后半生事业方向定了,就是它了!

专业研究豆丹养殖。详见 爱豆丹网www.idoudan.com

 
 
 

日志

 
 
关于我

专门研究豆丹养殖。研究越深,不懂的越多。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暮然回首,原先的崎岖路已经平坦。神奇的人生,神奇的感觉!响应联合国中央号召,投身昆虫食品产业,此生无悔!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004 救灾的道德与市场——所谓哄抬物价 / 萧瀚  

2013-06-23 15:50:56|  分类: 杂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04 救灾的道德与市场——所谓哄抬物价 / 萧瀚 - 萧瀚的伊萨卡岛 - 萧瀚的伊萨卡岛
 

都江堰的智慧从来都不只属于治水


救灾的道德与市场

萧瀚

42323:37,标注着“雅安市荥经县委宣传部官方微博”的新浪蓝V用户@中国珙桐之乡荥经 发布了这么一条消息:

“【严惩部分不法商贩】亲们,在全县人民全力抗震救灾的同时,也有极个别不法商贩借机抬高物价,对此我们同样愤慨。目前,我县工商等相关部门已经对不法商家进行停业调查、暂扣营业执照的处理,相关部门正在进一步调查,对不法商贩一定严惩!感谢大家的监督,请更多的关注我们的抗灾自救!”

北纬网的相关报道《雅安荥经对因地震涨价商家进行严厉查处》在引用上述内容同时,也报道了“不法商贩”杨胖子面馆面条20元一碗卖给救援者,于是遭到数千人围堵,凤凰网并有图片报道,但此事亦有外媒辩诬报道说“杨胖子”是被冤枉的。

无论上述各媒体报道的事实真伪,都涉及一个救灾时经常发生的日常生活价格上涨以及如何解决的问题。

无论古今中西,人们在遇到这类问题时首先想到的常常是“打击奸商”,不许他们卖那么高价格的商品。九年前美国佛罗里达遭到“查理”飓风袭击时,许多商品和服务价格暴涨,这引起人们的愤怒,不少商家被人们按照《反价格欺诈法》送上法庭,此事也因此引起热议,而绝大部分经济学家都不赞成用公权力去遏制涨价,反对以价格欺诈为名惩罚涨价的商家。

如果我是消费者,遭到自然灾害同时又遇到各种商品价格上涨,一定很恼火,如果缺乏基本的经济学常识,我还会仇视涨价的商家——是的,你们为什么趁火打劫!就是人们常说的“发国难财”。然而,除了直觉上的愤怒之外,如果再思考一下灾害环境,也许会对涨价行为及其原因有更多的了解,例如,灾害造成商品与服务短缺,价格上涨是市场限制人们像平时那样使用商品与服务的自然机制,就是人们通常所谓的“物以稀为贵”——价格是需求的结果,而不存在经济学意义上恒定的价值;如果灾区各种商品与服务的存货足够应付需求,那么只要商家之间没有形成价格卡特尔,那些想发黑心财的高价格不可能长期维持,其他商家的相对低价能迅速打败他们——依然是市场将自动调节价格。

2004年飓风时,佛罗里达的检察官热衷于以《反价格欺诈法》惩罚涨价商家,跟所有发生灾祸时的许多政府行为一样,也跟现在雅安地方政府所谓打击奸商一样,是个令人哭笑不得同时也是转移视线的行为。政府收税的一个重要理由之一是,它能在人们受到天灾地祸袭击时,有效地提供普通人难以提供的安全与生存服务;日用品与服务价格上涨,恰好可能说明政府在救灾过程中不得力。如果政府除了提供部分免费的亟需品之外,大规模投放平价物资,以防止市场危机,这也是政府应该提供的公共物品,这时,“奸商”们就没有“发国难财”的空间了。因此,当商品和服务价格严重上涨时,人们应该追问的不是“奸商”们,而是政府本该提供的公共物品是否已经到位?即使有种种理由可以宽宥政府的不够及时,但也无权将板子打到商家身上。如果整个灾区只剩下一瓶水了,那么拥有这瓶水的商人要价十亿美元有什么奇怪的?——至于有没有人买得起那完全是另一个问题,但你不能说人不能喊这价。

由于政府行为不可能像人们希望那样无缝对接地救灾,即使是效率最高的法治国家都不可能,至于像中国这种官府就是老爷的国家更是完全不可能,因此,除了监督政府行为之外,民间互助尤其重要。除了政府恪尽职守的公共服务可以平抑物价,捐助等慈善行为也是能够平抑物价的行动。例如,作家李承鹏等人在第一时间将社会捐助的救灾物资送往灾区,除了直接帮助了需要的灾民,也当然起到平抑物价的作用。将来自各地的捐款直接发放给灾民,灾民们手里现金多了,也一样对冲高扬的物价。即使不是无偿提供,大批的外界商家受高价吸引而奔赴灾区,充裕的物资与服务也能迅速拉平物价,因此,这时的关键是交通与物流——这当然也是商品和服务,需要全社会自觉的道德意识——但与强压物价一样,任何强迫性压制都是愚蠢的。官府与其把力气放在打击“奸商”上,不如将精力施予维护交通、畅通物流上。灾难会导致原有的市场出现不利于人们生活的危机,但是人们的善心同样可以通过市场对冲这种危机,使得物价回落。道德行为常常需要通过市场检验才能确证其质地,激于情绪的道德义愤如果违反市场规律,违反基本的产权保护原则,不但不是道德的,不是善的,甚至是恶行——倘若物流断线、商品与服务持续短缺,就是将商人们都杀光也无济于事——挨饿的还是找不到方便面,受冻的依然没有帐篷。而相对的高价却能吸引商家踊跃提供方便面和帐篷,这就是市场,你说它残酷也好,说它势利也罢,都无法改变它的基本德性。

中国一大问题是,官府总是千方百计地垄断慈善,不但不支持民间慈善行动,还找出各种理由来刁难有善心的人们,阻碍救灾。这样做的原因,除了尽可能屏蔽外界志愿者进入灾区能够有效地减少信息外泄,以便于自己为所欲为,少受监督与批评,同时,利用人们对物价上涨的恐慌与愤怒,将市场和商人当作替罪羊,在转移政府救灾不力的正当性危机同时,将自己塑造成灾区的恩主,有些极端情况下,即使是故意延宕救灾甚至制造更多灾难来获取与巩固这样的权威地位。

自汶川地震以来迄今,中国的救灾经验,除了官府因为挨骂而稍有所长进,民间自发的救灾行动尤其得到大力发展。在这个过程中,许多热衷于公益的志愿者投入了很大的精力,做出了重要贡献,比如前文提及的李承鹏,还有“肉唐僧”等人,同时还包括千千万万的捐资捐物者。除了直接给钱给物的慈善行动之外,人们往往忽视商业方法救灾,比如心怀恻隐的人们也可以不直接捐钱,而是组织起来以平价价格向灾区输送救灾物资——这也是一种慈善,然而愚蠢的道德苛责使得这样的行为不受待见,而实际上如果这么做的人多了,灾区的市场危机自然会减少甚至完全消除。因为捐赠是有限的,而市场却可以是无限的,市场行为显然比直接慈善更具可持续性。

2004年佛罗里达飓风时,支持自由市场的评论家雅各比不假辞色地写道:“把商贩们视作魔鬼并不能加快佛罗里达重建的脚步,但让他们自由开展业务却可以。”但愿仇视市场的人们能听懂这句话。人们恻隐之心促成的道德行为,无论是直接给付还是间接的市场方法,都可能起到救灾的效果。当市场受到天灾地祸影响而导致严重危害人们日常生活的价格时,包括通过市场行为的慈善性竞争在内,都能缓解甚至消除市场危机。

道德,只有在其尊重市场并以自律的手段行动时才可能是善的,蔑视市场、侵犯市场自由的道德是伪道德,尊重市场的地方才有道德;道德和市场是互补的朋友,而不是你死我活的敌人。

                                                           2013424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